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上海滩上交际花
上海滩上交际花
 1930年的民国上海滩,乃是亚洲著名的金融中心,也是此时风雨飘摇的中国,最为繁荣之地,可以说这里花花世界,冒险者的天堂,很多人有可能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可能一夜之间,一无所有,横尸街头。

  却说此时,上海滩帮会丛林,很多白道所谓的商人背后,都是黑帮组织的老大,而上海最大的黑帮老大,兼白道商人,自然就是上海滩著名的大亨冯敬尧了,可以说在上海,冯敬尧的名头那是无人不知,他就是上海的地下皇帝,有很多时候,他的话可比上海市长还管用。

  而很显然,上海有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也招来了很多势力的仇视,很多人都希望可以把冯敬尧从神坛上给拉下来,取而代之,比如斧头帮等,而其中又以巡捕房的副总探长九爷暗中势力最大。

  却说斧头帮,有一个堂主,名叫黄金贵,今年二十六岁,乃是帮里比较年轻的人物,跟斧头帮帮主雷老虎还是结拜兄弟,这个黄金贵在上海一向以卑鄙无耻,好色成性著称,是比较著名的流氓。

  而这个黄金贵,在未来甚至投靠了日本臭名昭著的女特务川岛芳子,在1937年,和川岛芳子勾结,想致上海滩当时的大亨丁力于死地,只是遇到了穿越到过去的赌神的徒弟周星星,结果被他击败杀死。

  只不过,此时才是1930年,别说黄金贵,就连冯敬尧,都还没拜入日本人的麾下,此时的黄金贵也就是斧头帮的一个堂主。

  只不过这一天早上,这位斧头帮的堂主,在自己的家里,却是一下坐起身来,呼呼喘息着。

  他的长相还是比较端正的,二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也不显得肥胖,只是眉宇之间似乎有一层层的戾气,只不过这张脸假如放到后世的话,估计只要是看过周润发的《赌神》的人,都能认得出来,这张脸就是赌神里面的那个大反派——高义而此时的高义,哦,不,黄金贵,却是在不住地喘气,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得到了巨大的蜕变!

  就在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被一股来自21世纪的外来灵魂所占据,那个灵魂进入了黄金贵的身体,二者合一,变成了一个新的黄金贵。

  那个灵魂是21世纪的一个喜欢看民国电视剧的男人的,此时和黄金贵融合,也是在晚上看完了电视剧睡觉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就灵魂出窍穿越了。

  而且不光是穿越成了黄金贵,这个灵魂同时还得到了巨大的力量,那是一种可以让新的黄金贵无所不能,无往而不利,并且不老不死不灭,还可以来去一些过去未来的能力的实力,可以说此时的新的黄金贵,已经是天下无敌,什么人也不怕,真正的天下无敌了,哈哈哈……「妈的……想不到老子运气这么好……居然……居然真的穿越到了我向往的民国……」当此时的黄金贵彻底融合了原来的黄金贵所有的记忆之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感觉真的是太棒了啊!

  而同时,他也知道了自己是谁,就是周星驰的《上海滩赌圣》里面,龙方演的那个大坏蛋,逼死了巩俐那个,只不过,他并没有因为穿越成这样的一个大反派而感觉到任何的伤心,反正自己有了这样的力量,未来还怕个毛线啊?自己都无所不能了,就算是黄金贵,又有谁能把自己怎么样啊?

  「妈的,现在的上海滩,黑白两道最厉害的人就是那个冯敬尧,以前上海没人敢惹他,不过我黄金贵现在还怕他嘛?」在真正弄清楚了此时上海的格局之后,新的黄金贵,已经展露出了他巨大的野心,有了这样的力量,他可以取代冯敬尧!

  同时,黄金贵还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冯敬尧的情妇,如今上海滩的头号交际花,方艳芸,那个女人可以说是上海最美艳的女星,无数男人都想要一亲芳泽的人物,以前的黄金贵当然也是眼馋过方艳芸的美色,可是她毕竟是冯敬尧的女人,黄金贵当然是不敢动她的,可是现在嘛……「方艳芸,这次,你是在也逃不过我黄金贵的手掌心了,嘿嘿嘿……」想起方艳芸那丰满迷人的肉体,黄金贵的心里那叫一个激动难忍啊……第一步,就是要先把冯敬尧给控制了才行……

  ……

  冯敬尧是上海滩如今最有钱的大亨,他黑白两道威望权力都是巨大的,为此,想要暗杀冯敬尧而取而代之的人,那自然是比比皆是。

  正因为如此,冯敬尧的防备力量当然也是十分充足的,他所住的豪华公馆,常年都有保镖严密把守,一般人想要潜入其中刺杀冯敬尧,那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只是,对于此时的黄金贵来说,要想要秘密潜入进去,那有什么难的呢?

  这一天晚上,冯敬尧在自己的别墅公馆里,本来正躺在宽敞的大床上睡的正香,忽然,就被人一把拽住了衣领,一下子给拉了起来。

  「谁?!」年老的冯敬尧迷迷糊糊就被人给拉起来,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把闪亮的匕首,已经顶在了冯敬尧苍老的脖子上。

  「老家伙,你给我老实点儿,否则,这一刀下去就要了你的命……」对方的声音是那样的冷酷,让冯敬尧这个已经在上海滩的江湖混了几十年的大佬,此时也不禁浑身发抖……而这个人,不是别人,自然就是黄金贵了,有了那样的强大的力量,黄金贵想要潜入到冯敬尧的家里,真的是太他妈的容易了,那些所谓的拿着枪的保镖,又怎么能阻拦得了自己呢?

  ……

  三天以后,在上海的霞飞路豪华别墅内,此时,冯敬尧的女人,上海滩最著名的交际花,也是上海滩的男主角许文强的前女友——方艳芸,正在自己的别墅里面吃着丰盛的早餐。

  方艳芸身为上海滩第一交际花,自己本身当然长的很漂亮,她一身优雅的旗袍穿在身上,紧绷的衣裳勾勒出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这个女人今年已经快三十岁了,可以说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有韵味和魅力的年龄,而她长期养尊处优,保养得当,此时更是肌肤白皙,犹如二十少女一般,看着就让人感到怦然心动,真可谓是绝代尤物。

  当年她和许文强在一起闹游行之后,许文强被抓,而方艳芸则只能够离开北平,来到了上海,而大上海是很势力的,像方艳芸这样没根没底的女人,在上海滩如何能混出头?而最终她的运气还算好,被当时的上海的地下皇帝冯敬尧给包养了,虽然是做一个老头子的情妇,可是方艳芸毕竟还是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只不过,在这样的富贵背后,方艳芸其实也是很苦闷的。

  毕竟方艳芸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得到冯敬尧的宠爱,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很像冯敬尧死去的妻子,冯程程的妈妈,所以她才会包养自己,自己其实只不过是冯敬尧的玩物,也许哪天冯敬尧就会把自己给一脚踹开。

  只是,那一天还没到来之前,方艳芸也就没想那么多,而只是安心地享受着这样的生活,用纸醉金迷来麻醉自己的神经……而这一天似乎又是平静的一天,刚刚吃完了早餐,方艳芸的丫鬟就来到方艳芸的身边,说道:「太太,冯先生那边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今晚要在这里来过夜……」「哦……我知道了……」听说冯敬尧要过来,方艳芸也不以为意,而是问道,「冯先生说过什么时间过来没有?在这里吃饭吗?」「冯先生说吃饭就不必了,只是晚上过来过夜……」丫鬟恭敬地说道。

  「好……」方艳芸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地笑意,她很感激冯敬尧,只是,跟一个完全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有哪个女人会觉得开心呢?

  想到这里,方艳芸不禁又想到了哪个,自己当年无比热恋的爱人,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呢…………

  傍晚的时候,冯敬尧的车开来了,方艳芸穿着美妙的旗袍,浓妆抹艳的亲自出来迎接。

  此时,苍老的冯敬尧在一个戴着礼帽的看起来像是保镖的带领下,下了自己的车,而方艳芸迎上前来,轻轻挽着冯敬尧的手,笑道:「冯先生,您来了……」「嗯,我来了……」此时的冯敬尧,平淡地看了一眼此时的方艳芸,便和方艳芸一起朝别墅走去,同时对着那个戴着礼帽,低着头,方艳芸一时之间没有看清楚长相的保镖说道:「阿贵,你跟我一起进来吧……」方艳芸心想那个阿贵看起来是冯敬尧的保镖,以前保镖进入到别墅也是寻常,也就没多想。

  等到进入到别墅之后,冯敬尧直接让丫鬟们都离开别墅,直接就拉着方艳芸的手进入到卧室,而那个保镖居然还一直跟着,方艳芸心里奇怪,但是冯敬尧都没说什么,方艳芸自然也不好多说。

  等进了卧室以后,那个保镖居然还跟进来,这下方艳芸终于忍耐不住了,说道:「冯先生,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还跟到这里啊?!」此时,冯敬尧听到方艳芸的话,很明显是脸部微微抽搐了一下,而他还没说话,那个保镖却是哈哈一笑,把自己的帽子给摘了下来,笑道:「方小姐,你还认得我吗?」「你……你是……黄金贵?!」方艳芸看到眼前是一张十分阴险的脸,那样脸虽然不算难看,可是一看之下就是奸样十足,不像好人,方艳芸先是愣了一下,却马上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上海那个斧头帮里面十分奸诈的那个黄金贵,之前方艳芸见过几次,对他倒也有些印象,也知道这个男人也是觊觎自己的美色。

  但是,方艳芸之前并未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因为在上海,觊觎她美色的人真的是太多了,只是自己有冯敬尧保护,怕过谁啊?因此也没有把黄金贵放在心里。

  可是,谁知道,此时的黄金贵,居然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让方艳芸十分吃惊,不知道为什么,冯敬尧会和黄金贵在一起,要知道,斧头帮和冯敬尧一向是不对盘的啊!

  「怎么?方小姐,你不明白吗?冯狗狗,你跟方小姐说说吧!」此时的黄金贵看着身材火辣,美貌性感的方艳芸,嘿嘿笑着说道。

  冯敬尧和方艳芸听到黄金贵喊出「冯狗狗」三个字,都是大吃一惊,其中方艳芸是震惊,想不到这个黄金贵居然如此大胆,敢这么称呼冯敬尧冯先生,而冯敬尧则是内心屈辱,可是却没有办法。

  两天前,黄金贵在半夜出现在了冯敬尧的床前,拿刀对着他,告诉冯敬尧,自己随时可以杀死他,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听他的摆布。

  而接下来,黄金贵自然是向冯敬尧直接展示了自己有多么的强大,在巨大的已经完全超越了冯敬尧的认知的巨大能力下,冯敬尧最终只能屈服,毕竟他不想死,他只能屈服于强者。

  黄金贵告诉冯敬尧,自己并不想要夺取他的江山,冯敬尧可以继续做明面上的老大,而自己表面上则是投靠到了冯敬尧的麾下,其实内里是掌握冯家的势力的实际掌权者。

  冯敬尧没办法,只能够屈服,因为他知道,以黄金贵的实力,弄死自己取而代之,那是轻而易举的,自己要想活命,还是顺从的好。

  就在今天,黄金贵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上了冯敬尧的女人方艳芸,冯敬尧没有办法,再加上方艳芸也就是他的一个玩偶,他也不在乎,就答应了。

  因此,此时的黄金贵,才会出现在了方艳芸的面前。

  此时的冯敬尧虽然心里很痛恨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敢喊自己「冯狗狗」,可是没办法,他无法抵抗,只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艳芸,我把你送给了金贵了,以后你就是他的女人了……」说到这里,冯敬尧直接转身走出了卧室,还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冯先生,冯先生……」方艳芸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立刻完全惊呆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事情居然会这样,自己可是冯先生的女人啊,可是一向在方艳芸面前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冯先生,居然就这样把自己给了黄金贵这么一个下三滥,这让方艳芸一时之间还是不敢相信「方小姐,哈哈哈,冯敬尧那个老东西走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我们好好玩玩儿啊……」黄金贵早就眼馋方艳芸的美色,此时的这个黄金贵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可是如今已经吞噬了原来的黄金贵的所有的记忆,外加上他前世也是好色之徒,现在看到方艳芸这样的一个性感的大美女在自己面前,哪里还忍得住?他一把就抱住方艳芸,一只大手一把按在方艳芸旗袍裹着的挺翘臀部上,另一只手黄金贵则一把攀上了方艳芸凸起的丰满胸部,同时黄金贵一把将方艳芸的丰满身体压在了床上,疯狂地亲吻她的身体。

  「啊啊……不要……你这个禽兽,你放开我!放开我!」此时的方艳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要被黄金贵这个下三滥给强奸,她虽然是冯敬尧的情妇,可是她也是一个有尊严的女人,黄金贵在以前的方艳芸看来,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下三滥,自己的身体怎么能给这样的一个人奸污?

  在黄金贵的施暴下,方艳芸大喊大叫,不住用力扭动着身体,可是黄金贵这样的一个大男人,方艳芸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挣扎得开?而黄金贵此时将这上海第一交际花压在身下,他可以任意地玩弄着她丰满的胸部,亲吻她的肌肤,摸她的身体,尤其是用手插到方艳芸拿旗袍岔开,露出的洁白大腿,方方艳芸的身体是那样的火热,肉感十足,拥有年轻活力,黄金贵的欲火此时可以说是极度燃烧,他约玩儿约得意。

  方艳芸此时虽然激烈挣扎,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摆脱黄金贵的侵犯,而且被男人压着身体,挣扎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小,感受到对方正用嘴亲,用手摸自己身体最私密的部位,虽然自己的衣服还没被脱掉,可是这已经让方艳芸屈辱难忍,不住流泪,真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

  「哈哈哈,方小姐,你这朵鲜花,我可是早就想要搞你了,今天非要把你爽个够不可……」黄金贵此时嘿嘿笑着一把抓住方艳芸的旗袍领子,只是轻轻一拉,随着布帛撕扯之声,方艳芸的惨叫哭喊,她的旗袍已经被撕扯开来,露出内里的性感内衣,黄金贵用用力撕扯几下方艳芸的旗袍,转眼间就把她那可怜的旗袍给彻底撕碎了。

  此时上海经历了1920年的天乳运动之后,民国的贵女已经穿上了西洋进口的三点式内衣,方艳芸的衣裳被撕开,旗袍里露出的雪白少妇肌肤,凸显的一对硕大丰满,有一条大深沟的熟女奶子,被白色的无肩带文胸裹着一半的奶球,另外一半完全露在外面,而随着方艳芸紧张的呼吸声,这硕大的玉乳不住上下抖动,是那样的诱人。

  方艳芸属于那种丰满别致的杨贵妃式美人儿,她的身材很有肉感,大腿丰满,纤腰却又柔嫩客可人,而她此时穿着西洋进口的白色三角裤,隐隐可以从白色的布帛中看到方艳芸黑色的阴毛,而旗袍撕破,方艳芸的大屁股抖动的厉害,身子不住扭摆,这样的迷人熟女肉体,黄金贵虽然之前玩儿过很多女人,可是却是一个也比不上的。

  此时感觉到自己的玉体裸露在黄金贵的面前,方艳芸又连续激烈运动好一会儿,她长期养尊处优,哪里这样挣扎过?已经没多少力气在挣扎了,只能痛苦地闭上眼睛,流着泪花,心里的屈辱感那自然是不用说的。

  「你这个禽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方艳芸痛苦地大叫着,双手更是狠狠地捶打着黄金贵。

  「禽兽?妈的,我就是禽兽,你又能把我怎么样?!」黄金贵此时已经把手抓住了方艳芸这骚货交际花的奶罩,用力一扯,就把方艳芸的乳罩给扯碎了,弹出来的一对大白奶球,颤颤巍巍,硕大丰满,中间两点乳头还是那样的粉红……「这么大的奶子,以前便宜冯敬尧那个老东西了……」黄金贵说完就贪婪地抓住方艳芸两颗颤巍巍的玉乳,遍摸边亲边舔边揉,他就是要狠狠地玩弄这个上海滩第一交际花,在她身上尽情地展现自己的男人雄风。

  最为敏感的奶子被黄金贵捏揉着,方艳芸屈辱地眼泪不住地流淌,可她现在还在尽力地挣扎着,她不能让这个无赖玷污自己……黄金贵只是稍微亲摸了几下方艳芸的大乳房,就意犹未尽地松开了自己的嘴,然后站起身来,就自己脱衣服。

  趁着黄金贵站起身来脱衣服的时刻,此时旗袍已经被撕破,奶罩也被拉掉,身上只剩下一条可怜的内裤裹着她的三角部位和大白屁股的方艳芸却已经不顾一切地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跑去,想要夺门而逃。

  黄金贵看了看几乎赤裸,大白屁股挺翘的雪白美人方艳芸想要去开门,也没有阻拦,而是直接平淡地说了一句:「许文强!」短短的三个字,却让此时想要开门的只穿三角裤衩的赤裸美女方艳芸一下子停了下来,她身子颤抖,双手捂着赤裸的胸部转过身来,看着正在脱衣服的黄金贵,颤声道:「你……你什么意思?!」「怎么?方小姐,连自己的老情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吗?」黄金贵一边贪婪地观赏着方艳芸赤裸的肉体,一边把衣服裤子全脱掉,然后在把内裤给脱了,露出早已经翘起来的大鸡巴,本来黄金贵的鸡巴就不小了,得到了神力之后更是雄伟,一根鸡巴粗大无比,真如铁棒一般吓人。

  「我可是都查清楚了,方小姐,你之前在北平有个姘头叫许文强,他现在应该在北平蹲监狱吧?不过我估计也快出狱了吧?我实话告诉你,我来之前已经给我的一些小弟,或者说本来是冯敬尧的小弟,下了一个命令,我让他们明早前去北平杀了许文强……」「什么?!」听到黄金贵居然要去杀许文强,这下方艳芸是彻底傻了,许文强,那可是方艳芸一生最爱的男人,她宁愿是自己要死,也绝对不能让许文强出事儿啊!

  看到方艳芸露出这种表情来,黄金贵这个大流氓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的软肋果然是许文强啊!

  「他们明早才会出发,所以方小姐今晚可以伺候的我阿贵舒舒服服的,那我明早会收回命令的,否则你该知道,许文强那种小角色,就算是人在北平,我现在要杀死他也是轻而易举,怎么样,方小姐?」此时已经脱光了的黄金贵,抖着她粗大的阳物,狞笑着对着几乎赤裸的方艳芸说道。

  「你……你……」方艳芸想不到这人居然会如此的卑鄙,但是她更吃惊的是,对方竟然还知道,许文强的事情,那可是她的秘密啊,她来上海以后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王八蛋怎么知道的。

  「你是要你陪我睡觉,还是想许文强死?!」黄金贵继续狞笑道。

  「别别……别杀文强,求求你,别杀文强……我……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只要一旦涉及到许文强,方艳芸就没有选择,反正她自己也不是什么清白的女人了,为了文强,她也只能够屈辱承受。

  「把内裤给我脱了!」黄金贵狞笑着对几乎赤裸的方艳芸说道。

  方艳芸不敢违抗,在犹豫了不过几秒钟,她还是顺从地把自己的内裤给脱了,露出了她的私密部位。

  黄金贵看方艳芸赤裸的下身,阴毛很黑很长很密集,中间一抹粉红的嫩肉,一看就是很新鲜的货色,看起来,冯敬尧的老鸡巴,也没开发这个骚货多少嘛……「过来!」此时看到方艳芸主动地脱了内裤,黄金贵心里更是得意至极,他嚣张地坐在了床上边,哼道:「爬过来,翘着屁股,像是母狗一样地爬过来!」「你……你……」方艳芸好歹也是冯敬尧的女人,在上海滩,什么人也得给几分面子,可是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折辱自己……方艳芸正要叫骂,可是黄金贵却是微笑道:「怎么?不想许文强活命了?」听到这句话,方艳芸脸色一白,终于在发了几下抖之后,方艳芸还是终于屈辱地趴在了地上,翘起了浑圆的大白屁股,朝着黄金贵缓缓爬了过来,而此时,她的心里是在滴血啊……「给我吹箫,用你的嘴,就像你给冯敬尧那老东西吹一样!」看到这上海滩第一交际花,像是一条淫贱的母狗一样,黄金贵别提多爽心了。

  看着眼前的那根翘的老高,足足有二十厘米长的肉棒就在自己面前,方艳芸感觉到无比恶心,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她为了许文强,无论如何也不敢违抗,只能乖乖地将那根大鸡巴握住。

  触碰到了坚硬巨大的家伙,可以说这根鸡巴,比冯敬尧那个老家伙的小鸡巴也不知道厉害多少,方艳芸脸上红的厉害,却还是张开了红润的小嘴,把这根大鸡巴给含住了。

  跟冯敬尧这些年了,方艳芸也给他口交过,所以这种事儿也不觉得羞耻,肉棒的腥味还没什么,可是那肉棒的粗大,坚硬,却绝非冯敬尧可以比,此时方艳芸第一次吃这样大的肉棒,只觉小嘴都被塞满了,很是难受。

  说真的,此时的方艳芸,真想一口把这个鸡巴给咬断了,可是她不能,许文强,许文强的命还掌握在这个男人的手上,所以为了自己最爱的男人,方艳芸还是屈辱地勉强含着这根肉棒,慢慢为黄金贵这个王八蛋口交。

  「妈的……不愧是上海滩第一妓女啊,这吹箫的技术不赖啊……」看着身下洁白的丰满女人给自己口交,这个女人屈辱地为自己吞吐鸡巴,肉棒上传来的阵阵口交的肉体舒爽感,更重要的却还是那种征服冯敬尧的女人的快感,可以说是令他如登仙境。

  可怜方艳芸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爱人,屈辱地伺候这个恶霸,下三滥,而黄金贵却是志得意满,尽情地玩弄这个上海滩第一交际花,哈哈哈……「贱货,你给我躺下,张开你的大腿,露出你的骚屄,让老子操你妈的屄……」在享受了一阵方艳芸的口交以后,黄金贵直接嚣张地摸着她的头哼道。

  方艳芸此时给黄金贵吃鸡巴,本就十分厌恶,听到黄金贵让她吐出来,方艳芸赶紧做了,又听到黄金贵让自己躺在床上,知道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要奸污自己了,她的泪水不住滴落,很是痛苦,可是却又没办法,只能屈辱地躺在床上,将自己的丰满的大腿张开,露出中间的女人阴户……「妈的,今晚老子起码搞你五次,让你知道,老子比冯敬尧厉害百倍……」看到方艳芸已经摆好了迎接自己肏她的姿势,黄金贵一边狞笑一边上了床,捧住方艳芸两条丰满的大长腿,下身的鸡巴对准了那以前只有冯敬尧才能操的骚屄,狠狠地干了进去。

  「啊!嗯……啊啊……你……啊……」方艳芸的小穴这么多年以来只有冯敬尧那个老东西才干过,而冯敬尧年纪那么大了,鸡巴勃起最多十二厘米,而且每次做爱都不怎么硬度,几分钟就完事儿了,所以其实这几年也没把方艳芸的小穴干的怎么开放。

  而现在那么大一根巨大的肉棒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插进了方艳芸的小穴,坚硬的巨物,刺的方艳芸下身就如同破处之夜一般那样的难受,她立刻无法控制地大喊出来。

  「妈的……你叫啊,你这个骚货叫啊,你叫的越大声,哥哥我越喜欢……」当肉棒插进了方艳芸的小穴以后,想到自己终于他妈的干了冯敬尧的女人,黄金贵心里真是太得意了,这个骚货的小穴看起来真的没被冯敬尧那个老家伙糟蹋多少,插进去还很紧,而方艳芸在自己操她的时候还叫了出来,因此此时已经肆无忌惮地在方艳芸身上大力冲刺起来,边干还边用言语来折辱这个女人。

  此时那根大肉棒插入了自己的身体,方艳芸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这个下三滥给奸污了,方艳芸心里无比屈辱,而听到这个王八蛋居然还让自己叫喊,方艳芸心里也硬气,干脆咬紧牙关,就是不叫。

  眼见方艳芸居然不叫床给自己听,黄金贵也不生气,而是双手口嘴齐上,配合着自己下身的鸡巴的冲刺,肆意玩弄着方艳芸身体上的敏感部位,尤其是她的大奶子,耳垂,脖颈等敏感部位,更是绝不放过。

  本来方艳芸想,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叫出来,让这个糟蹋自己的王八蛋得意,可是谁知道在黄金贵这个流氓的百般挑逗,外加下身冲刺下,方艳芸的肉体竟然无法控制地燃起了一股股难以想象的快感。

  要知道,方艳芸的处女身是冯敬尧的,可是冯敬尧毕竟老了,而方艳芸却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因此冯敬尧一次也没有把方艳芸干上过高潮,因此方艳芸也一直以为男女之事不过如此。

  可是谁知道现在遇上黄金贵,这个比冯敬尧年轻,强壮的男人,被他的大鸡巴奸淫下,竟然让从未品尝过真正的男女欢乐的方艳芸被他奸淫的生出快感来,小穴在被冲刺了几十下后,开始湿润起来,方艳芸也觉得小穴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传来,而这种刺激的舒服,令方艳芸的身体逐渐不受到心灵的控制,她想叫,叫喊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可怜的交际花方艳芸,终于在那青春的肉体第一次遇到真正的男人的淫弄后,产生了剧烈快感下,无法控制地呻吟叫喊出来了。

  「哈哈哈……妈的,你这个骚货,刚才不是不叫吗?现在怎么样?被你贵爷的大鸡巴操的舒服了吧?爽吧,哈哈哈……」正在方艳芸的肉体上大力冲刺的黄金贵,当然可以感觉到,方艳芸被自己操出了快感,这下他就更他妈的得意了,哈哈哈……方艳芸十分羞耻,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身体居然如此不争气,可是她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随着黄金贵越战越勇,方艳芸这个上海交际花终于无法控制地露出了她淫荡的一面,在身体的快感下,不受控制地大声浪叫。

  而将方艳芸操的露出了这样的淫态之后,黄金贵兴奋无比,双手不住把玩儿着这个骚妓花的两颗大乳房,狠狠地在手中变换着手法玩弄,同时下身一阵又一阵地狂顶。

  干了一阵,黄金贵摸到了方艳芸的大屁股上,揉捏了几下诱人的臀肉之后,哈哈笑道:「妈的,看看你这骚货的屁股如何……」说着,黄金贵也不拔出鸡巴,就这样抬起身体,把方艳芸这个骚货的肉体翻转过来,让她那盘大白屁股对准了自己的鸡巴,黄金贵捧着她的臀部就开始从后狂顶。

  方艳芸是典型的丰乳肥臀的美女,她的奶子大,当然屁股也大,此时黄金贵激动地边用力拍打着方艳芸的大白屁股一边干,还一边大笑:「妈的……哈哈哈……上海第一骚母狗,翘着屁股老子干,操你妈的,干死你……」同时心里更是得意,心想许文强,冯敬尧,你们算个毛啊?你们的女人还不是被我操……他很喜欢玩儿方艳芸又白又大的大屁股,尤其是喜欢边用手掌拍打她的臀肉一边干她,方艳芸此时也没有挣扎,顺从地翘着大白屁股任由黄金贵糟蹋……可怜方艳芸,一个也有尊严的女人,就这样被黄金贵这个下三滥逼着用这种小狗爬的屈辱姿势性交,可是她现在身体正被操的欲仙欲死,快感加强,内心的羞耻也暂时消退,因此只能是像失了魂魄一样地翘着大白屁股,任由黄金贵折辱……其实,自从来到上海滩以后,其实方艳芸早就已经没了灵魂,被冯敬尧干也是干,被黄金贵干也是干,自己不过就是男人用来发泄兽欲的尿壶罢了,方艳芸现在也彻底认命了,所以再也不做任何的抵抗,只是任由自己那不值钱的身体,随便被这些可恶的恶心男人糟蹋凌辱也就是了……这一天晚上,方艳芸似乎很快就失去了灵魂一样,完全顺从了这个无耻的流氓,任由黄金贵变换着各种姿势玩弄,这个流氓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搞的是尊严尽失,射了好几次在她的阴道里,而方艳芸只是在身体快乐的时候无助地呻吟叫床,仿佛早已经没了精气神。

  而黄金贵却就喜欢这样的女人,任由自己玩弄,外加此时他的身体强悍,做爱是越战越勇,于是就在这一晚,在以前冯敬尧和方艳芸做爱的床上,不住地糟蹋这个上海滩第一骚货……可怜的方艳芸,就这样被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给玩弄的尊严尽失了……而当然了,黄金贵对冯敬尧,绝对不只是要一个方艳芸这么简单,他除了要干方艳芸,还要干那老家伙那如花似玉的女儿冯程程,那个女人还是个干净的处女吧?那样是很爽的,最好能他的女儿和情妇一起剥光了,弄到床上百般玩弄,那简直是做神仙也不如啊……

【完】